跳至正文

美国最狗血悬案 好莱坞娇妻出轨情夫 同性恋丈夫惨死豪宅

1964年6月30日的凌晨,数量警车停在一栋富丽堂皇的豪宅前,警察在豪宅四周迅速拉起了警戒线。

走在最前方的警察推开了豪宅的大门,等他看清房内的情况,忍不住蹲到一旁呕吐起来。

客厅内躺着一个年迈的老人,花白的头发被鲜血染红,全身上下更是遍布刀孔,流出的鲜血顺着地板流向各个角落,让豪宅笼罩在一片诡异之色中。

厨房洁白的灶台上印着一个完整的血色手印,宣告着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人间惨剧。

在客厅的角落蜷缩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的眼神充满惶恐与恐惧,还有一些难以琢磨的情绪。

她就是邻居口中“不简单的女人”,也是死去的富豪亚克的夫人–坎迪?莫斯勒。

“说说吧,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丈夫亚克已经死亡的。如果你不老实交代,你很有可能就是第一嫌疑人。”

“亚克比我大23岁,是有名的石油大亨。大家都觉得我高攀了他,但是我的苦谁懂呢?”

富豪亚克独爱美娇妻坎迪,这是岛上人尽皆知的事,他又怎会是性取向不正常的人呢”?

“他经常会去一家男同俱乐部,在那里他会选中当晚的‘猎物’,便会用金钱攻势使对方妥协。”

“还有一次我提前回家,却发现整整一屋子的裸男在家中搞派对,而我的丈夫亚克,正在舞池中央跳着艳舞。”

坎迪的一句话为自己撇清了杀人动机,但警方敏锐地直觉告诉他们坎迪与丈夫的死亡脱不了干系。

经过警方不断地走访询问,才发现亚克的确是个同性恋,但小娇妻坎迪的感情史也是相当离奇。

她在30岁的时候嫁给了53岁的石油大亨–亚克,成了城中人人羡慕的豪门阔太。

于是她在外养了一个帅气英俊的小奶狗,而这位男朋友,正是自己妹妹的亲儿子,也就是她的亲外甥–梅尔文。

梅尔文本是个无所事事的街头混混,曾因诈骗罪入狱90多天,出狱后的他工作更是处处碰壁,生活一度穷困潦倒。

梅尔文的母亲无奈之下只好求助自己的姐姐坎迪。她知道姐姐如今嫁入富豪之家,希望她可以为自己的废柴儿子谋取一条出路。

坎迪本想婉言拒绝,但当她看到比自己年轻22岁,帅气阳光的梅尔文时,态度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她不仅在丈夫旗下的运输公司里给梅尔文安排了一个经理职位,还给了他丰厚的薪资与一处僻静的公寓。

坎迪与外甥梅尔文的绯闻在小岛上遍地开花,而这些风言风语自然也传到了坎迪丈夫亚克的耳朵里。

坐实了小娇妻的出轨后,怒火中烧的亚克当即将梅尔文从自己的公司内扫地出门,并且向妻子坎迪提出了离婚。

按照当地的法律,亚克提出离婚,坎迪可以分得亚克的一半财产,这自然是亚克难以接受的。

所以亚克便准备将妻子出轨的证据公之于众,他要用道德与舆论的谴责让坎迪净身出户。

然而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就在亚克提出离婚后没多久,他却被发现惨死家中。

经过警方的调查,有目击证人发现在亚克死亡的前一天晚上,梅尔文一直开着车在亚克的豪宅附近转悠。

然而如此确凿的动机和证据之下,坎迪却依然被无罪释放,并且继承了亚克所有的财产。这是为何呢?

浓密的长发下是一张精美的面容与灵动的眼眸。即便年过半百,却依然挡不住她的风韵犹存。

她对着面前的镜头挥手致意,对着包围她的记者不断飞吻,弄得男记者们反而羞红了脸。

当陪审团将坎迪写给梅尔文的情书在法庭上公然朗读,台下尽是一片嘘声。因为信中不乏一些“亲爱的”、“我爱你”等一些暧昧不清的词汇。

“我给每个人的称呼都是亲爱的,我也可以对每个人说我爱你,就像我爱法庭中的所有男性。”

坎迪的话为庭审的气氛添加了几分尴尬,只是坎迪还不知道,外甥梅尔文在警局时就早已心理崩溃,供述了他们的不正当关系。

梅尔文表示坎迪经常主动性的要求与自己发生关系,每当发生一次关系,坎迪便会支付自己一笔丰厚的报酬。

坎迪很明显是有备而来,她的这句话像一记重锤,狠狠击打在了陪审团最脆弱的地方。

事实上,陪审团虽然确切掌握了坎迪与梅尔文的不正当关系,但却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们杀死了亚克。

梅尔文虽然在案发当天出现在亚克家豪宅的附近,但他作为亚克的亲戚,就算出入亚克的家中也算很平常的事。

而坎迪在丈夫的死亡时间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豪宅厨房中的血色手印也因当时的技术落后,无法比对。

陪审团最终在经历了16小时的商讨后,认为案件的证据链不足,无法认定坎迪与亚克是此案的杀人凶手,所以判定为无罪。

当坎迪走出法院,她的脸上洋溢着胜者的笑容,甚至她还亲吻了在场的每一位男性。

虽然案件的各种证据都指向了坎迪,但因为当时破案条件的落后也无法将其定罪。

但双手沾染罪孽的人往往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坎迪在继承遗产几年后的一天,因为服用过量的镇定剂而意外去世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