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984年一老农上交政府一幅锦幛揭开3357个签名秘密惊动中央

在我国的革命史上,曾经有这样一段故事。一位老人,在革命最危险的时刻,他接受了哥哥的委托。哪怕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他也绝不松口。正是因为他的一生守护,才让那时的3357位者,保全自己的生命。

1984年,张世亮的老人的儿子找上了新县政府。在他说明来意后,他拿出了一份锦幛。在这个老人走后,工作人员打开了这份包裹严密的锦幛。

他们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3357个名字,新县政府觉得不简单,立马将这一消息上报给了中央。那么,这面写着“永远跟着走”字样的锦幛,为何被藏匿了这么多年?它的背后又藏着怎样的秘密?

是闭关锁国以来,中国的经济均是都落后于其他国家,也因此造就了黑暗的近代史。而中国人的骨子里始终有那么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在。

自新文化运动到最后的抗美援朝,我们中国人开始一步步苏醒,我们如同凤凰一样涅槃重生。东方的巨龙亮出了它锋利的爪牙,我们如今也实现了坚定地矗立在民族之林的目标跟愿望。自1921年,我们从最初的13个代表,58个党员,到如今2021年的9,500万的党员,我们最初的艰难可想而知,我们的道路有多艰苦,不言而喻。

在艰苦的年代里,陈独秀在广州。他那时忙着筹款办学校,而李大钊在北京搞工人运动。两者一南一北,为祖国的未来而努力奋斗。他们甚至忙得没有时间亲自出席我们的一大。

那年没有参加会议的还有蔡和森、周恩来,他们的出身各自不同,他们来自五湖四海。聚集在一起,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用马列主义救中国。

要知道从战争起始,我们开始尝试救中国我们国人几乎用了所有国家的体制进行尝试,却通通没有成功,因为那时候的中国有着独特的国情,大家积贫积弱。于是在私有制为前提,根深蒂固的封建制度,根本不可能让中国变得更强大,更何况从压迫下崛起。

然而随着义和团的反抗新文化运动学生群体的觉醒,的成立短短一二十年,我们的反抗和革命就完成了时代的交接。那时候的中国未来啊,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能救中国的,只有工人农民能够真正当家作主。

我党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实际上在1940年起,便发动了第2次高潮。1941年的1月6日,在我们的新四军战士途经茂林地区时,派军队悍然出击,这也是历史上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

那时的蒋介石下达命令,取消了新四军的番号,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是查不到这支部队的编号时,当时蒋介石的军队进攻江北的新四军。他们信口雌黄,污蔑被取消番号的新四军是的叛军。

蒋介石甚至做出了要将叶挺交付于军事法庭进行审判的动作,也正是因为此,第2次的高潮达到了历史最顶点。忍无可忍之下,我党被迫进行了反击。

尽管第二次高潮被我们打退了。我们也以大局为重,为了改善国共两党之间的关系,决定同进行谈判。1942年的10月,我们派出了周恩来同志,同进行谈判。

这场谈判是极为危险的,甚至我们派出了,负责保护周恩来总理。且这场谈判拖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直到1943年的7月份,周恩来与才得以返回延安。

而在第二次高潮期间,局势有多危急,员有多危险,我们不难想象。那时的情况十分糟糕,许多员人人自危。员们为了保存力量,纷纷听从组织的命令低调行事,隐藏起来。

正是因此,一面用于纪念中国20周年和七七事变4周年而制作的锦幛,因此被藏匿起来。因为那面锦幛上写满了山东济宁3357位市民与员的名字,一旦泄露出去,便会给这3357位市民与员,带来灭顶之灾。而这幅锦幛直到若干年后,才被交给新县政府。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妨来看看。

那是1941年的9月,暑气尚未过去,空气中还残留着几分燥热。张世亮正在自己河南新县的家里睡午觉,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

朦胧中的张世亮坐了起来,那时正值深夜,张世亮试探性地问是谁,却并没有任何人应答。无奈之下,他下了床,拿起了劳作的工具,缓缓地打开了门儿。

打开门后的张世亮,看到门外的人,鼻子一酸,眼泪便流了下来。门外的人,正是他已经9年没有见过的哥哥张世全。兄弟两人自幼关系亲密,直到十几岁时张世全离开了家乡。

张世权其人,出生在1905年的河南新县陈洼村。他自小聪明伶俐,疼爱弟弟。他那时,最喜欢的事儿便是带着弟弟到处去玩。但是由于家境贫寒,从小就懂事的张世全志向远大,他那时的目标就是一定要让家人能过上吃饱穿暖的生活。

因此在张世权19岁的时候,他就离开了家乡,他要去外地做童工,这样才能挣到更多的钱,实现自己的志向。谁知在外面的生活并不尽如人意。他也只是能勉强顾住温饱,至于养活一家老小并不可能。

机缘巧合之下,他在1930年加入了中国。他坚定地相信中国才是中国农民的救星,与唯一的出路。原来那时候中国在他做童工的地区活动,我们的红军游击队在这里宣传,吸纳了一批年轻的战士。

张世全就是其中之一。在听到了所宣扬的思想后,他义无反顾地报名参加了红军。这位年轻的小伙子勇敢又机灵,先后跟着队伍参加了武汉的武装起义和攻打长沙的战役,也均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张世全也凭着自己优异的表现,脱颖而出。在随后我们组建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时,他也坐上了小队长的职位。紧接着1932年的7月,军队在鄂豫皖战区投入了兵力,对我们的根据地发起了大规模的围剿。

在此期间,张世权也跟随着我们的第四方面军,离开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随着第5次反围剿的失败,当时居然跟随着大部队,踏上了轰轰烈烈的长征路。

时间来到1941年,那时为了纪念我们党的20周年,与七七事变的4周年,我们计划了由山东济宁3357位市民与员签字,并在上面印着永远跟着走字样的锦幛。谁知这块儿由红色平板布缝制而成的锦幛,在当时却成了一个极为危险的物品。

那个肩章上面除了永远跟着党走的字样,还有一枚规则的大五角星。要知道这副锦幛,如果落到了当时正在积极发动高潮的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那时的济宁,正是高潮的中心区域之一,它处于的统治区域。也就是说,一旦名单暴露,这3357名市民必定会遭到打击报复,甚至危及生命。

正是考虑到这点,党组织决定将这面锦幛由党员张世全护送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收藏。张世权由于在鄂豫园根据地参加过作战,并且从小生长在河南,对那块的地形极为熟悉。因此接到任务后,他便即刻出发。

由于当时局势紧张,张世全回到家乡第1件事就找上了弟弟张世亮。在张世全看来,这个地区其他的人他都没有很信任。唯有一起长大的弟弟,张世全是放心的。

而看到张世权的张世亮,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像儿时那样,扑到了哥哥的怀里,张世权也很感动,拍拍弟弟,指指身后的人来到了弟弟的房间。

那时跟张世权一起来的,还有其他两名员。张世亮准备好好招待哥哥和他的朋友们,却遭到了拒绝,他们直言他们此次前来只是想委托张世亮保管一样东西。

说着张世全拿出了一面,用布包着的锦幛,向弟弟嘱咐,这个东西十分重要,万万不能丢了。如果落到别人的手里,不光哥哥张世全都有生命危险,许多人都会因此丧失生命。

张世亮紧张极了,他心里清楚,哥哥正在做一件大事。于是他并没有多问,只是向哥哥保证自己一定能保护好这个锦幛,决计不会有第5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那时的张世全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它拆下来锦幛上的五角星,脸色沉重地告诉弟弟,如果我没有亲自来取。那么来取的那个人,务必会带着这颗五角星,你只有见到这颗五角星,才能将这个锦幛交给他。

说完这句话,哥哥张世权没有多留,带着其他两名党员匆匆地消失在了张世亮的家里,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张世亮庸碌了半辈子,从来都是一个地里刨食的农民。

他不认字,但是他清楚这个东西承载着哥哥的命。他于是将这个东西紧紧地包裹好,藏在了后山的山洞里。然而山洞里并不安全,张世亮思考了许久,决定将他取出放在自家的灶台下面。

谁知藏好没多久,张世亮就被抓了起来。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张世亮却没有丝毫的松口,他坚持自己没有见过哥哥,张世全并没有回家。由于当时张世全回家的时候正值深夜,也没有证据证明张世亮回过家。无奈之下,他们只得释放了张世亮。

张世亮回到家后,便守着这张锦幛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在这个过程中,他娶妻生子,我们取得了革命胜利,新中国也在北京宣告成立…可哥哥却还是没有回来。

直到张世亮到了90多岁的年纪,张世亮经常感到力不从心。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哥哥张世全他们依旧没有回来。在张世亮缠绵病榻之时,他把自己的儿子叫到了身前。

他告诉儿子,自己的大哥,也就是他的大伯在40多年前,留下了一件东西,被他藏在灶台下的盒子里,请他取出来交给新县政府。张世亮的儿子照着父亲所说,找到了那年锦幛。

在张世亮的儿子将东西送到政府时,政府人员惊异的发现,这是一副写着永远跟着党走的锦幛。锦幛上有着浓浓的历史味道,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3357个名字。新县政府大惊,立即将此事报告中央。自此,这个被保护了40多年的锦幛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1998年,91岁的张世亮在家中带着遗憾去世。直至死亡的最后一刻,他也没有等到哥哥的消息。那枚作为信物的星星,也不知所踪。无论是张世亮还是张世全,都是我们祖国的英雄。他们用自己坚守的信念,谱写了最伟大的故事篇章。一个用生命守护,一个用年月坚守,他们值得我们永远的尊敬。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