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曾经的“空中飞人”范佩西

每个人的记忆中都有这么一个人,他英武俊朗的模样符合着对英雄的所有想象,他的出现如天神下凡一般让少男少女痴狂。毫无疑问范佩西就是这样一个带着偶像气质的人,无论是初披荷兰战袍青涩的他,还是阿森纳时期意气风发的他,抑或是在曼联时那个被称作大将军的他,总是让人如此着迷。在回归费耶诺德之后,范大将军再一次勾起了人们的怀旧情绪。

34岁的范佩西叶落归根,岁月悄然在他俊秀的脸庞上放牧着沧桑,他或许不再是“谁敢横刀立马”的范大将军,却始终是热血未凉的骑士。直面年纪的时候,两年半前退出欧洲主流赛场其实也是一种遵从内心的选择,所以即使在回归荷兰,我们又何必纠结方向,无问西东也是属于范佩西的人生感悟。

十六年前的范佩西是荷兰年度最佳青年队员,在星工场制造地的荷甲走出太多耳熟能详的名字,小荷才露的范佩西没有理由不把前人的光辉岁月映衬在自己的理想棱镜中。联盟杯的冠军对于费耶诺德是标榜球队历史的沉积,也是稚气的范佩西从容笃定未来的起点,他没有辜负四岁就与足球相依为伴的时光,时间的蒙尘也从不会玷污那双眺望梦想的眼睛,范佩西显然怀揣的梦想契合他的足球天赋。

59场荷甲联赛16球定义了他的边锋属性,在所有意气奋发的笑容里也慢慢地将他桀骜不驯的性格放大,甚至曲解,他被排除在大名单,他被下放到预备队,他的笑容开始变得勉强,变的敷衍,变得模糊,我们不知道在所有性格使然的行为举止里是否有一丝丝悔意,暗淡情绪的归宿变成训练场,变成替补席,在这个略微凉薄的世界上,或许没有多少人为他惋惜,而他却一直想试图努力奔跑来擦拭那些自食其果的伤口。

离开,在当时的情绪里是无法避免的结局,在雾水弥漫的伦敦他开始成为影锋和中锋,八年枪手峥嵘岁月,260场123粒进球和52次助攻抛却了所有往日的不愉快,社区盾和足总杯的冠军虽然不能填充他所有初次而来的愿望,却是一步一步地在青春里吐露最好的年华。而在加盟曼联的短暂三年中,银枪白马的范佩西终于品尝到梦寐以求的联赛冠军,若不是伤病,105场58球的范佩西原本可以贡献更多更多。

于是传奇之路就这样开始了,作为冰王子接班人培养的范佩西在枪手被改造成了亨利身后的影锋,遗憾的是随着阿布入主切尔西带来的金元冲击,阿森纳已经不再是英伦的王者。老将纷纷退役之后,范佩西在2006/07赛季成为球队主力,而在2007年夏天亨利转投巴萨之后,他更是成为了球队的核心射手。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范佩西用自己的表现和言论获得了枪迷们的拥戴,2011年在法布雷加斯离队之后,他被任命为球队队长。

所以我们大概能够理解枪迷对范佩西复杂的感情,在那么多年里他兢兢业业地为阿森纳奉献着,却在承诺永不背弃后甩手离去,他曾经在球队最危难时独立支撑,又在球队最需要时选择了另谋高就。所以在2012年夏天范佩西加盟曼联之后,阿森纳球迷带着爱意和恨意,复杂又沉重地注视着他离去。

在曼联的两年,范佩西出场105次打进58球,瞬间征服了梦剧场,也拿下了梦寐以求的英超冠军,不过随着年龄的老去,他已经不再是曼联建队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个,于是在2015年远走土耳其费内巴切,又在今年一月回到梦想开始的费耶诺德。就在不久前,费耶诺德官方宣布35岁的范佩西将在新赛季担任球队队长。也许落叶归根,才是对一个驰骋疆场的英雄最好的奖赏。

除了俱乐部的范佩西,我们或许更热爱橙衣军团的那个范大将军,他的青春似乎都奉献给了那最唯美的橙衣时代,荷兰三棍客的神奇故事在球迷间传唱,四年前世界杯上那个鱼跃冲顶至今都被奉为无上经典,似乎他已经成为荷兰足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风驰电掣的罗本,运筹帷幄的斯内德,兢兢业业的库伊特,金戈铁马的范大将军…这些身影承载着荷兰足球,也让我们的青春变得多姿多彩。

其实沦落在土耳其联赛的时候,即使那里有全世界疯狂的球迷也不能焕发起范佩西所有的精华,他不再拥有世界杯上鱼跃头球破门的灵动,不再拥有英超赛场上凌空踢出落叶斩的飘逸,尽管他还是时常用灵巧的射术让人追忆当初的范大将军,可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断定当时的他那些短到来不及沉醉的集锦已经不再是唯一。

离开,是那些一往情深的梦再也不能承载爱而不得的痛,告别干涸的土耳其,我们又与范佩西相遇在他梦想初次绽放的故土上,我们总是叹息青春总是散场,可青春里始终住着情怀的种子,在十四年后再次身披费耶诺德球衣的范佩西一定会激动落泪,他走过很多地方,也碰到很多球迷,或许从他在2004年离开这支球队的时候就想过他有一天会重新回来,不管过去种种矛盾是否会在岁月的流失中被稀释,可对于费耶诺德这支球队,范佩西心存感恩,87场36球的旧时光仿佛还在昨日,记忆犹新又让人留恋。

“归来如少年”是很多球迷渴望的心声,在所有假设过的情景中,我们肯定会看到重新披挂上阵的范佩西进球,也许某一个荡气回肠的瞬间就让人疯狂很久,也停驻很久,这里的球迷也对游子静待了很久很久,即使他有点迟钝,即使他点伤病,都不会有人忍心责怪。“回家”是多少背井离乡的人群可望不可得的梦,如今范佩西也会释怀当初的那个自己,他经历过最好的时光,也体验过最差的环境,在所有动听的誓言中,梦想曾是他的行李囊,而今回家已经是最好的归宿。

离别后的历经沧桑的重逢,有眼泪,有欣喜,其实没有所谓的标准,或许除了时间之外,没有任何改变,他还是有张初恋的脸庞,回家,才知岁月如故。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